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笔会 > 狄马 所有专栏
狄马
 
狄马
 
狄马,1969年出生于陕北,在农村读完中小学。1988年考入延安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分配至当地的一所师范学校教书,不久后辞职,长期在西安《女友》、《各界》等杂志做文字编辑。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发表散文、小说、文学批评、思想文化随笔等各类文字近百万字。出版有思想文化随笔集?#35835;?#31867;童话》等。


做独立的人,但不要强?#20154;?#20154;勇敢 
由张维迎下课想到的
崛起以后干什么?
明清时期查禁书籍至少还有两个优点
大卫王是如何拆迁的?
今夜为谁流泪
麻将与“平庸无奇的恶”
?#35805;?#26550;的历史有多长
凭什么歧视
古城形象与乞丐的生存权
全民制假与道德滑坡
吃饭的权利是从哪里来的?
后极权时代的写作
作协制度与?#26434;?#20889;作
巴金说过什么真话?
鲁迅是什么学历
“小小的”考
孔雀的?#26434;?#21450;其他

鸡零狗碎的感动
听王向荣唱歌想到的
陕北话里的古词之谜
作协制度与表达?#26434;?/a>
林达是谁?
多元的陷阱,多元和一元从来不矛盾?
记徐天瑞先生,一段筚路蓝缕的艰难历程
死归死,但地不能荒了!
为什么说土地与生命是同?#21271;?#36176;的?
?#19994;?#26434;文之路
梁山的杏黄旗到底能打多久?
宠辱皆忘是一种风度吗?
《东方红》:从小曲到神颂
周厉王时代为何“道路以目”
梁山是劫富济贫的吗?
梁山?#31995;?#36335;线之争
酱缸文化里的?#24230;?#22269;》英雄
我们比俄罗斯作家少什么
奈何朝杀而暮犯
夺了鸟位又如何?
猴子和她的独立战争
时间与极权主义
知识分子的职守与放弃
所罗门的“读书无用论”
梭罗为什么要入狱?
杰斐逊如何面对通胀引发的农民反抗
歌咏?#26434;?#30340;异乡人
荒?#23478;巴?#30340;猴子也有思想?
?#19994;?#26434;文之路
“学报体”文章为什么没人看?
?#27573;?#20204;热爱什么样的生活》出版后记
为什么总有克服不完的困难?
白话作家及其命运
汉语是怎样被阉割的?
苦难的妙用
无权势者的睡眠
有一种?#20248;?#21483;宽容
居住环境与人的尊严
猴子与极权主义
多元主义是一?#38409;?#20995;剑
中国?#25945;?#19982;精神按摩
盗版与思想?#26434;?/a>
丛林法则与全民公决
老子与美国南北战争
道德祭坛?#31995;目?#38590;
道德筵宴中的孩子
极权时代的鼓掌
故事与事故
荒谬的苦难哲学
杨白劳殉难考
一个目击者的见证
五十六年前的一次广播找人
童年之死
做一头有尊?#31995;暮?#29482;
?#21738;?#19982;卖笑
丘比特下海记略
访问梦境
城市笔记
河的记忆
声音研究
伟大的几分钟
倾圮的?#24378;?/a>
谁跟谁善良
坐着的权利
多元的陷阱
刘文学遇难说
天赋人权与人赋人权
假货、信仰以及底线?#40644;?/a>
众生平等与武松打虎
王小波:活过,爱过,写过
鼓一次明白的掌
陈独秀:一具充满风暴的灵魂
高尔基说谎
邵飘萍:穿越历史的悲怆
飘风骤雨不终期:?#36947;字?#27515;
乞丐、垃圾以及多数人的暴政

困境中的阅读以?#24052;?#22260;

杰斐逊与农民起义
武松杀嫂与民众?#21483;?/a>
宋江为什么要招安
小国寡民与地方自治
马丁·路德·金之梦
黄世仁何罪之?#26657;?/a>
甘地的限度
明亡三百六十年祭

一个世纪的印象书简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清纯游戏美女壁纸 三公怎么玩 杭州小姐信息网 博众时时彩官方网站 ds足球官网 老重时时走势图 ag假的不能再假 乌克兰美女罗啦 蓝球杀号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