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忠文:甲午至庚子时期的荣禄与李鸿章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1 次 更新时间:2019-09-30 23:46:29

进入专题: 荣禄     李鸿章     甲午战争     己亥建储     庚子事变  

马忠文  

   内容提要:1894年爆发的甲午战争改变了甲申易枢后清廷的权力格局。比较显著的表征是满洲贵族荣禄权势的激升,以及?#34892;?#21517;臣、直隶总督李鸿章为代表的淮系势力的衰败。荣禄通过督办军务处编练新军,逐步取代了淮军集团对北洋的长期控制,出现满洲贵族集权的一丝曙光。在权力交替过程中,受到慈禧太后宠幸的荣禄,迅速升迁;李鸿章则不?#20107;?#36133;,伺机而动,谋求发挥影响,二人关系十?#27835;?#22937;。如果考虑到慈禧驾驭臣下的灵活手腕和满洲贵族内部、汉族官员之间的派系利益之争,荣、李应对的形势更加复杂。事实上,他们周旋于复杂的派系之中,虽有分合,总体上?#21592;?#25345;着政治合作的态势。

   关 键 词:荣禄  李鸿章  甲午战争  己亥建储  庚子事变  Rong Lu  Li Hongzhang  Sino-Japanese War  Gengzi Incident

  

   据称清末官员陈夔龙在八十感怀诗中?#23567;?#19968;生知己两文忠”之句,所谓“两文忠?#31508;?#25351;李鸿章(1823—1901)和荣禄(1836—1903),二人死后都谥“文忠”。①其实,以荣、李二人的地位,受其影响的远不止几个政治人物,他们与整个朝局?#21152;?#37325;要关系。以往学界对甲午战争、戊戌变法和庚子事变中荣禄、李鸿章的作用和影响已多有研究,只是很少梳理荣、李之间的微妙关系及其对政局产生的影响。这正是本文所要集中讨论的问题。

  

   一、甲午战争前的荣、李关系

  

   总体上说,在咸丰以后汉族督抚专权、“内轻外重”格?#20013;?#25104;的大背景下,满洲权贵虽然地位尊崇,但他们已失去昔日的权势和辉煌,不得不与湘系、淮系将领出身的地方督抚虚与委蛇,维持着满汉之间相安无事的局面。不过,1894年甲午战争前李鸿章的功勋和声望居督抚之首,以大学士总督直隶,掌控外交决策,地位?#23545;?#36229;越资历浅显的荣禄。

   同光之际的荣禄虽出身满洲贵族世家,?#38405;?#33643;入仕,因追随醇王奕譞创办神机营起家,仕途顺达,历官步军统领、户部左侍郎、工部尚书,并长期办理陵差,但是,他的大部分精力和时间都为内廷服务,赋闲数年后又改任京旗都统、西?#27493;?#20891;,也属于旗员中的边?#21040;?#33394;,并无实权可言。从目前已知情况看,甲午前的荣、李关系大多局限在一般的公务层面,也不乏礼尚往来的私人交情,很难说有很深的政治交谊。

   光绪三年(1877),直隶周边发生?#21482;模?#27493;军统领荣禄主持办理京城救济,直隶总督李鸿章负责招商运粮入京平?#23567;?#26102;值九月,封河在即,李鸿章急派道员朱其昂设法赶办,陆续运米五六万石至津,并由陆路转运入京,岂料御史张观准上书参奏朱?#20843;?#20080;京仓?#20445;?#24182;请步军统领衙门查核。李鸿章认为这是言官毫无根据的“妄吠?#20445;?#33268;函荣禄进行解释。经过核实,误会解除,平粜之事得以?#20013;?#21040;?#25991;?#19977;月。荣禄则因神机营添设机器局,通过恽祖祁请李鸿章派员襄助,李推荐江南制造总局的升用知府华蘅芳,称其“精通机器制造,堪以委任,届时酌量咨调亦可”②,给予了支持。显然,这些?#38469;?#20110;公务方面的相互支持。

   光绪五年(1879),发生礼王?#26446;?#22312;直隶涞水的圈地佃户欠交地租的争端。礼王与荣禄本是姻亲关系,因懿亲身份攸关,自然不便亲自出面交涉此事,遂由荣禄向李鸿章说明,并寄来“礼邸圈地图二纸?#20445;?#24076;望派员核查。③李很快派人前往涞水,督同涞水县令,解决争端。似乎礼王府也做了让步,同意“酌减新租,缓催?#34385;貳保?#35813;佃户等仰戴宽仁,感激悦服。以后租项,谅可年清年款,不至仍前拖延”。事竣,李鸿章专门致函礼王详述原委。④?#25381;?#33635;、李之间的沟通,便不会有如?#31169;?#26524;。

   不过,对于受到御史参劾、处境被动的荣禄,李鸿章仍是公事公办,并?#20250;?#31169;。光绪五年五月荣禄主持的陵工完竣后,七月二十三日,御史甘醴铭上奏称北城正指挥韩士俊以实缺地方官?#28062;?#19975;年吉地工程处供事,是荣禄“徇?#35282;?#28389;调”的结果。⑤奉旨查核,结果荣禄被“交部议处”。⑥十一月二十九日,御史孔宪瑴再次上疏,参奏荣禄贿保被革职的前直隶任邱知县马河图派充陵工监修,以工竣保案得邀请开复,请求降旨将马河图保?#36171;?#38144;,并请饬直隶总督李鸿章明查该员劣迹。⑦上谕命“著李鸿章查明具奏。”⑧这项指控直接关系到对荣禄的惩处。当时官场腐败,内务府风气更坏。在这个问题上,李鸿章坚?#30452;?#20844;办事,在复奏中,称马河图前在直隶任丘县?#25991;冢?#23545;境内受灾村庄,?#23433;?#26410;亲诣踏?#20445;?#27530;属玩?#29992;?#30268;?#20445;?#20110;光绪元年已被参革职。⑨马河?#21450;?#20214;即被交?#23578;?#37096;审办,荣禄也牵涉其中。光绪六年(1880)二月十七日,经兵部尚书广寿、沈桂芬等奏准,“比照提督、总兵滥将匪人徇情保举,降二级调用例?#20445;?#23558;荣禄降二级调用。有迹象表明,荣禄这次受黜是军机大臣沈桂芬暗中操纵的,李鸿章对此中内情或有了解,但事后并未因此改变对荣禄的态?#21462;?

   荣禄赋闲后,与李?#26434;?#24448;还。其堂?#24544;?#31108;(字士奇)由世职改捐通判,长期在直隶候补,曾?#25991;?#27827;、建昌、邯郸知县?#21462;?#20809;绪九年(1883)十月,荣禄为荫禄请托,以?#26696;?#22530;日暮,望?#24184;?#38398;?#20445;?#24076;望李鸿章设法安置,李承诺令直隶布政使黄彭年(字子寿)“设法妥结”。(11)岂料,十月,荫禄突然病逝,李鸿章专门致函荣禄表达慰问。(12)李鸿章曾告诫其子经方,京城中“凡与我交情?#37196;?#32773;……不?#26009;?#24448;拜,泛泛者宜少应酬,无益且恐?#20852;稹!薄?荣)仲华交好二十年,晤时问?#20004;?#27668;好否,洋?#25509;行?#21542;。尔须称老伯、小侄,不作官话。”(13)这些细致的交代,说明荣、李交情渐深。光绪十七年(1891)十一月,荣禄被任命为西?#27493;?#20891;。这是荣禄首次出任外职。

   在西?#27493;?#20891;任上,荣禄又开始新一轮的练兵活动,仿照神机营的办法,添练洋?#20849;?#38431;,称“西安威远队”。神机营管理大臣庆王奕劻也予以积极支持,派遣教官来教习西安满营兵丁。但是,军饷短缺的问题仍未根本解决。神机营在拨付首批枪械物资时即明确表示,“此后常年所需火药?#35748;?#24212;由该将军自行酌筹办理”。因陕西?#25381;?#26426;器局,欲往上海采?#27827;治蘅?#39033;,于是,荣禄不得不函商直隶总督李鸿章,请求北洋筹划接济。经核算,“?#33251;?#27599;年共需枪药六千磅,大铜帽四十二万粒,五钱重铅丸二千八百十二斛半?#20445;?#26446;鸿章同意自光绪十九年起由局照数?#30452;?#31609;备,由荣禄派员前往天津领取。上述军械物资合价库平银一千二百六十一两多,作为北洋协拨之款,无须给?#37048;?#33635;禄对于李鸿章“不分畛域,力顾全局”的做法极为感激,专?#27966;?#22863;禀报。(14)这是甲午战争前二人公私兼顾的一次重要合作。

  

   二、甲午后荣、李权势的枯荣变化

  

   光绪二十年(1894)爆发的中日甲午战争是晚清政治史的一道分水岭。这场战争不仅加深了民族危机,促动了变法维新的兴起,也改变了甲申易枢以来清廷的政治格局。户部尚书翁同龢、礼部尚书李鸿藻批评中枢在对日和战决策上的失误,很快唤起大批京官的积极附和,声势浩大的清议势力再次兴起,成为影响朝政重要力量。慈禧和光绪帝的?#21046;?#19982;矛盾?#37096;?#22987;显现。在朝野舆论的推动下,经过慈禧?#39318;迹?#20061;月初,恭王奕?复出,主持大局,前来参加万寿祝嘏的西?#27493;?#20891;荣禄在各派政治势力的角逐和重组过程中,担纲重任,赢得了新的历史机遇。

   荣禄于九月十二日抵达京城,不久奉旨接替福锟任步军统领,这是恭王调整局面的重要举措之一。十月初五日,清廷成立督办军务处,派恭亲王督办军务,所有各路统兵大?#26412;?#24402;节制,庆亲王奕劻帮办军务;荣禄奉旨与翁同龢、李鸿藻、右翼总兵长麟会同商办。同日,设立巡防处,仍派这六人“办理巡防事宜”。(15)次日,翁同龢、李鸿藻、刚毅奉旨在军机大臣上行走。(16)荣禄补授正白旗汉军都统,由此进入京职系列,一年后调兵部尚书。

   此时直隶总督李鸿章的处境?#24904;?#30410;艰?#36873;?#25112;争爆发后,淮军接连挫败。十二月,两江总督刘坤一授钦差大臣节制关内外诸军,云贵总督王文韶奉?#21450;?#21150;北洋军务,李鸿章的统帅身份被解除,权力进一步受?#36739;?#24369;。光绪二十一年(1895)正月,威海失陷,北洋海军覆灭,日军气焰更加嚣张。因京津门户洞开,盛京陵寝危?#20445;?#28165;廷被迫加快议和的步伐。先是,日方以全权不足为由,拒绝接待张荫桓、邵友濂。清廷只得任命李鸿章前往议和。二月二十三日,李鸿章到达马关,次日开始谈?#23567;?#19977;月初七日,日本提出清廷承认朝鲜独立,割辽东半岛及台湾、澎湖?#26800;海?#20197;及赔偿?#34309;睢?#22686;开商埠、允许日本商务利益等和谈条件。二十三日,李鸿章奉旨在草约上签字。次日自马关回国,二十六日回?#25945;?#27941;后,便请假养伤。闰五?#24405;?#28385;后又受命与王文韶续商有关中日和?#38469;?#23452;。然而,京城中的清议人士仍不甘休,坚决要求将其治罪、?#24449;懟?#19971;月初九日,李鸿章入京陛见。光绪帝召见时?#26434;?#36131;?#36873;?#26356;为可惧的是,翰林院代递六十八人连衔折,严参李鸿章,(17)这恐怕是有清一代绝无仅有的大参劾了,清议人士倾巢出动,与掌院学士徐桐的支持怂恿有关。是日有旨,李鸿章留京,入阁办事,王文韶授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由于?#25381;?#20854;他兼差,李鸿章在朝中基本上处于赋闲状态。

   战争结束后,练兵成为自强的首要任务。清廷决定将淮、湘、毅各军各留三十营,其余营勇均裁汰?#29004;?#26102;,决定在督办军务处主持下编练“洋队”。?#30043;?#30001;广西按察使胡燏棻编练定武军十营。十月,督办处奏准改令道员袁世凯在天津小站编练新建陆军,(18)从而迈开近代军事改革的重要步骤。

   甲午至戊戌间是督办军务处事务最为重要的时期。荣禄虽不入枢,但兼任总署和督办军务处,当时能够参与军事、外交、铁路等要政决策的,除了恭王、庆王、翁、李之外,?#25381;?#33635;禄。像李鸿章这样功勋卓著的老臣,?#27425;?#26435;参与军政决策。刚毅虽然入枢,但班秩最后,且不兼总署、军务处,礼王、恭王不具体过问政事,翁同龢受到?#24405;?#32780;变得谨小慎微,李鸿藻年迈多病,荣禄成为这个时期隐操政柄的实权人物。光绪二十二年(1896)三月,大学士额勒和布致仕。四月,经慈禧首?#24076;?#26118;冈升任大学士,荣禄以兵部尚书升协办大学士。翁在日记中说:“昆?#26434;?#26381;而大拜,荣禄在后而协揆,皆异数也。”(19)荣禄后来居上,一路飙升,不仅与李鸿章形成明显对照,就连有帝傅之尊的翁同龢也大发感慨。

   ?#27604;唬?#26446;鸿章也在努力改变不利处境。甲午战争中清议势力大振,主战拒和,对中枢也造成极大压力。因言论波及两宫关系,引起慈禧愤怒,发誓“定将此辈整顿”。(20)中日议和后,慈禧对清议领袖、帝傅翁同龢十分冷落。乙?#35789;?#26376;以“离间两宫”的罪名将与翁氏关系密切的侍郎汪鸣銮、长麟革职,便是对翁的警告。(21)李鸿章不失时机,暗中促动对清流的进一步打击,借以重振威望。为了迎合慈禧,他唆使姻?#23376;?#21490;杨崇伊,先是在乙?#35789;?#20108;月参劾由李鸿藻、翁同龢?#27966;?#32852;络建立的强学会,攻击该会“大干法禁”。(22)丙申二月,杨又参劾?#28142;?#31143;忌恨的侍读学士文廷式,最终文被革职回籍。(23)在此前后,清廷确定派李鸿章作为专使赴俄国,参加沙?#35475;?#21476;拉二世?#29992;?#20856;礼并趁机联络两国邦交,这一决策?#35789;?#22312;这?#30452;?#26223;下做出的。由于两宫信任,丙申九月在签订《中俄密约》并游历欧洲各国回国后,李鸿章便奉旨在总理衙门大臣上行走,获得参与清廷外交决策的权力。

  

   三、戊戌政变前后荣、李的联络和合作

  

以光绪二十三年(1897)十月发生的德国强占胶州湾?#24405;?#20026;标志,翁同龢开缺、中枢调整、百日维新、戊戌政变,以及随后出现的“己亥建储”等一系列政治变动,接踵而至,使清廷朝局发生了自?#21155;?#25919;变以后最大的逆转,以致出?#33267;?#24223;黜光绪?#23454;?#30340;传闻。清廷内部守旧势力回?#20445;?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荣禄     李鸿章     甲午战争     己亥建储     庚子事变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25913;浚?a href="/data/search.php?lanmu=207">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18411.html
文章来源:?#35835;?#22478;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 第6期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37300;?#33635;、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竞彩计划单 捕鱼达人二有卡牌的 幸运28玩的方法 天天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765彩票 欢乐生肖玩法讲解 宝盈娱乐 21点怎么玩 内蒙古时时快乐3 pk10赛车3码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