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笑侠:精研儒学的法学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223 次 更新时间:2019-09-30 12:53:32

进入专题: 郑天锡   张君劢   吴经熊   杨鸿烈   穗积重远    

孙笑侠 (进入专栏)  

  

   儒家与法家、儒学与律学,在近代以前的中国,它们就像一对关系紧张的兄弟。西方法学渐入中国之后,它们的紧张关系激化了,甚至出现了“分家?#26412;?#35010;,呈?#27835;?#19968;种不兼容甚至对峙的关系。但是近代以来,也有法学家——?#34892;?#36824;是留洋海归法学家,甚至有外国法学家,在从事法学研究的同时精研儒学。他们中?#34892;?#25776;写儒学方面专著,?#34892;?#29978;至自立?#25490;桑?#25104;为了“新儒家?#34180;?#31508;者在有限的阅读范围内,试图对这些法学家作点整理。

  

   民国时期,在精通儒家并传播中国文化的法学家中,郑天锡先生(Cheng Tien-Hsi,1884-1970年1月30日)是其中的佼佼者。郑先生涉及儒学的代表作——China Moulded By Confucius,作者另赋汉语书名,直接称为《孔子模型之中国人》。1947年,该书纳入The Yearbook of World Affairs丛书,由The London Institute of World Affairs资助,经伦敦Stevens & Son Limited出版。

  

   郑天锡,字云程,号茀庭,广东香山人(今中山市)。他早年就读于香港皇仁书?#28023;?#21518;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1907年, 24岁的郑天锡赴英国留学专攻法律,开始了他两度赴英伦留学的经历。1912年,郑天锡毕业于伦敦大学法律系,1913年回国。一年后郑天锡再次赴英深造,在伦敦大学攻读的专业是国际法,博士论文题为《国际私法中关于?#33539;?#22865;约能力的规则》(“The Rules of International Law Determining Capacity to Contract”),1916年获伦敦大学法学博士学位。1917年,他回到香港做律师。郑天锡先后将中国法律翻译为英文,如《民法初稿》《最高法院的判决》《捕获审判所规则与审?#23567;罰?#20013;英文本《大理?#21495;?#20363;》《大理?#21495;?#20363;讨论》?#23545;?#34892;新刑律例》。1946年8月起郑天锡担任中国驻英国大使,1950年1月去职。

  

   China Moulded By Confucius是郑天锡先生一本用英文撰写的书。扉页上有郑天锡先生亲笔书写的《孔子模型之中国人·华道西光》汉语书名,封面是唐代吴道子的《先师孔子行教像》。除导论之外,此书还包含总体俯瞰、宗教、哲学、家庭、婚姻、友谊、艺术、结论等几个部分。

  

   郑先生长期在西方国家工作生活。写作此书时,郑先生可能正在伦敦担任中国驻英大使。他写这本书的目的在于向西方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正如他在前言中说的,“多年来,我一直认为我有一种愉快的责任,那就是尽我微薄的力量把我在国外学到的东西介绍给我的国家,从而尽我所能,直接或间接地为在东西方之间建立一个更好的关系做出?#27605;住?#20294;是理解是需要相互的理解,因此我觉得我也有责任把我的国家和我的同胞几个世纪以来珍视的一些理念和理想带给西方?#34180;?

  

   郑天锡在宗教和哲学这两章中特别论述了儒家。“宗教”?#24459;?#21450;的内容包括:关于儒家的精神生命和人的责任、儒学在《中庸》和《大学》中的发展、儒学的教育方法、伏尔泰对儒学的欣赏、孔子学说的特点、被称为万事师表的孔子、孔子所谓的金科玉律、论“以德报怨”等等。“哲学”章谈及作为“哲学家之国”的中国、哲学和儒家伦理对中国思想的影响、中国人崇尚学问与美德并区别于盲目崇拜、孔子最杰出的弟子颜渊、中国哲学的民主性、中国哲学分类、老子哲学和他的名言、墨子哲学及其语录选集、法家哲学、韩非子语录精选、儒家哲学、孔子政治与哲学语录、孟子及其政治语录,等等。

  

   郑天锡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英语世界传播儒学。他在“哲学”这一章中?#25285;?

  

   儒家学说不只是可以在讲?#25104;?#35762;授的东西。几个世纪以来,它们构成了学校和书院课程的主要部?#37073;?#25552;供公务?#26412;?#20105;性?#38469;?#30340;主要科目;他们曾在官方文件中被引用,在法庭上被引用,在酒馆或茶室里被无意中用于争论,被父母传授给孩子,也被?#20808;?#20256;授给年轻人。正如英国人会说他们的宪法只是国家法律的一部分一样,中国人很可能会说儒学只是人民行为准则的一部分。

  

   没有一个中国人会?#38405;?#24863;到奇?#37073;?#22914;果你试图安抚他或解决他的争端,例如,你该引用儒家至理名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20445;?#25110;其他类似的适当的说法。这并不意味着你的尝试就会成功。

  

   我的意思——这就是问题,你对话的那个人不会觉得你只是从一本神圣的书中引用一些虔诚的教义,而是会觉得你使用一些熟悉而智慧的观点,因而报以会意地微笑,虽然在特定情况下他可能不肯接受他们。(参见China Moulded By Confucius[《孔子模型之中国人》],London Stevens & Son Limited,1947,P.93)

  

   这是一本关于中国哲学和文化的书,出自一位专门从事国际法研究的法学家之?#37073;?#23588;为难能可贵。郑先生是一位对中国哲学与文化有广泛涉猎的学者,他的哲学和文化功底,从中得以展现。通过这本书,我们可以看到这位中国外?#36824;?#30340;“文化自信?#34180;?#37073;先生的研究兴趣还涉及文化艺术比较研究,著?#23567;?#20013;国文化与艺术》《东方与西方》等等。这些著作可以说是郑天锡先生作为法学家的文化功底和杰出才华的象征,也是他作为外?#36824;?#30340;、文化交流使者身份的见证。

  

   在法学家当中,对儒学研究用力深厚并自成?#25490;?#30340;,也许仅有张君劢先生一人。他的儒学代表作有The Development of Neo-Confucian Thought(《新儒家思想史》,1958年版),以及Wang Yang-Ming, Idealist Philosopher of Sixteenth-Century(《王阳明:中国十六世纪的唯心主义哲学家》,1962年版)。

  

   张君劢(1887年1月18日-1969年2月23日),江苏宝山(今属上海市宝山区)人,原名嘉森,字士?#37073;?#21495;立斋,别署“世界室主人?#20445;?#31508;名君房,集法学家、哲学家、儒学家和政治家于一身。他是早期新儒家和“新心学”的代表之一,还是中国民主社会党领袖。1906年,上海宝山选派八人赴日本留学,他入选其中,早年留学日本、德国,学习政法、经济与哲学。

  

   张先生的思想来源和构成比较多元,十分推崇孔孟和朱熹、王阳明,对王阳明哲学思想的研究使他成为新儒家的代表。张君劢尊崇阳明学, 这在其著述《王阳明———中国十六世纪的唯心主义哲学家》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认为,王阳明是义理之学的登峰造极者, 因为孟子和阳明两位先贤最能凸显中国哲学中将真与善连结在一起的“?#26412;?#29702;性?#34180;?

  

   以心学为基础, 张君劢认为, 中华民族挺立的枢纽即在民族精神的自立和民族国家的建构, 但民族精神不能脱离个体心性。张君劢的新儒学是一种儒家哲学, 正如他所常道的“义理学之复兴?#34180;?#20754;家哲学之复兴”, 他是以哲学的眼光看待儒学的发展。张君劢试图契接宋明理学与西方的古希腊哲学和康德哲学, 他对儒学的推阐和发展也正体现于此。

  

   1923年2月,张君劢发表“人生观”讲演之后,引发科学派和玄学派的三个阶段争论,丁文江、胡适、梁启超、吴稚晖、陈独秀等均卷入论战。“科玄论争”中张君劢与胡适之的辩论,被类比于历史上的朱陆之辩,因此其学说被称为“新心学?#34180;?

  

   如果问著有儒学作品的法学家中,谁对儒家精神领悟得最通透,那应该要数吴经熊了。

  

   吴先生中英文代表作涉猎范围很广,包括法理学-法哲学、宪法学、法律史、哲学、唐诗、基督教、儒学、道教、禅学、心灵之学……,其中儒学或涉及儒家学说的著作包括两部:《孟子的人生观与自然法》(Mencius’ Philosophy of Human Nature and Natural Law,1957)、《中国哲学中的自然法与民主》(Natural Law and Democracy in China Philosophy,1957)

  

   吴经熊(John C. H. Wu,1899年3月28日-1986年2月6日)是浙江宁波鄞县人。1916年,吴经熊入上海沪江大学学习,不久转入天津北洋大学,1917年入东吴大学法科学习。1920年,吴经熊赴密歇根大学法学院学习,1921年获法律博士学位,后赴巴黎大学、柏林大学、哈佛大学访学。

  

   1924年吴经熊回国,历任东吴大学教授、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法律顾问、上海特区法院法官、东吴大学法学院院长、立法委?#34180;?#27861;官、法院院长、立法院宪法草案起草委员会副委员长、驻教廷公使、制宪国民大会代表等。1966年,吴经熊由美国赴台湾,1986年2月6日在台?#31508;?#19990;。他在美国读书期间结?#35835;?#38669;姆斯、卡多佐、庞德等英美法大师,又在?#20998;?#19982;?#39038;?#22982;勒等欧陆法大师有过交往。

  

   之所以说吴经熊对儒家精神领悟得最通透,首先是因为他能够打通东西方思想——把孟子思想与自然法思想进行比较,并发现其中相通的奥妙。吴经熊自然法思想有来自儒家特别是孟子的部分,主要包括?#22909;?#23376;的人?#26376;邸?#33391;知?#26412;?#23545;于自然法的认?#19969;?#33258;然法的效力等。孟子的人?#26376;?#20013;所体现的“性本善”和人性教化等思想使吴经熊认为,孟子的思想是对自然法最完备的阐述。他认为,良知?#26412;?#26159;对认识自然法的有益补充,自然法的效力更多体现了一?#33267;夾纳?#30340;?#19995;稹?

  

   说吴经熊对儒家精神领悟得最通透,表现在吴先生不仅对儒家精神的把握深入浅出,还贴?#24615;?#29992;于生活?#23548;?#21448;出入自如。在Beyond East and West一书中,他用很短的一?#20301;埃?#35848;清了儒家和道家的关系。他先引用林语堂的话:“中国学者在官位时,就搞道德,不在官位时,就作诗,通常是挺妙的道家诗歌?#20445;?#26519;博士还?#25285;骸?#22240;为道家是中国人的游戏精神,正如儒家是他们的工作精神一样。这可用来解释如下事?#25285;?#27599;一个中国人在成功?#31508;?#20754;家,在失败?#31508;?#36947;家。道家的自然主义是抚慰中国人受伤的安?#32771;痢薄?

  

   吴先生提出了他的异议:“我总是认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官?#38469;?#34892;动如儒家但感受如道家的。他们像儒家那样行动正是因为他们心里像道家那样感受。他们像儒家一样行动,正是因为他们在心里是道家。”

  

   此言妙极!心里只有儒家而没有道家,则使命感过于沉重;心里若只有道家没有儒家,则缺乏使命逍遥无为;只有二者结?#24076;?#25165;能真正实现儒家?#38750;?#30340;事功作为。儒家道家在行动和心灵的统一,是最高的境界。吴先生悟出了这个道理,并且这样去做事做人,真是位非凡之士。

  

吴经熊对儒学?#34892;?#36259;并研究是不奇怪的。他对“法外世界”都很?#34892;?#36259;,研究也很有造诣。他精研过禅学,著?#23567;?#31109;学的黄金时代》(台湾商务印书馆1969年版);他还有诗歌爱好,(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孙笑侠 的专栏     进入专题: 郑天锡   张君劢   吴经熊   杨鸿烈   穗积重远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法律史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18399.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律评论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21103;皇?#29992;,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下载斗地主最新版 必赢客北京pk10软件 飞艇计划人工在线全天免费版 宾利娱乐官网 北京pk10赛车稳赚技巧 破解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西安沐足休闲 pc蛋蛋在线下载 网络赌博龙虎怎么老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