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东:“必要之恶”的谨慎权衡

——动物之食用与药用及其限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36 次 更新时间:2019-09-29 20:43:32

进入专题: 动物伦理  

刘东  

  

   中国人现在都喜欢说“以人为本?#20445;?#35273;得这已属天经地义了,而且也是对以往?#27426;取?#20197;人为?#23567;?#30340;正当反拨。?#27426;?#22823;家也许没有意识到,在“以人为本”这句话背后,原本就隐含着某种人类?#34892;?#35770;,——而且只要是人类?#34892;?#35770;,那就已经预示着某种局限性了。

  

   事实上,从达尔文意义上的历史来看,人类的自?#24050;?#21270;过程,到了出现儒家思想的时代,早已攀越到了食物链的顶端,也就是说,已经既有能力吃掉所有的物种,也有能力不被所有的物种吃掉。——而这随即也就意味着,如果不指望着对于其他生物体的进食,包括对于动物的围猎、驯养、宰杀和烹饪,这个“以为人本”的“本”字,还根本就不能建立起来。

  

   儒学当然是“以人为本”的;此外,儒学还又是“信而好古”的,换言之是相当尊重历史传统的。而由此就应去设身处地:既然是从演化的历史走过来,儒学当然也会尊重这种人类学意义上的既有采食传统。——如果换上了老子,或者是释迦,或者其他逆转历史运势来运思的人,才有可能激进地要求扭转或中断这?#27835;?#26126;进程。

  

   此外,如果从路径依赖的角度看,又正是沿着这种演化进程,正如走上了岔路的熊猫,如果不去大量进食本无多少营养的竹子,也就无法维持生存一样,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身体,到了儒?#20197;?#24605;的轴心时代,早已退化掉了以自身合成很多营养素的能力,必须要?#21487;?#21462;其他生物体来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就无法维持生存与繁衍。

  

   正因为这样,由耶鲁大学出版的《好吃》(Good Eating)一书已经揭示,?#35789;?#26159;身在印度的、真心信奉释迦的素食主义者,也不可能彻底贯彻这个原则,而要靠进食的菜叶上未曾洗净的虫卵,来不自觉地获取某些必要的营养素,所以,一旦?#34892;?#21360;度贵族移居到英国,真正进食洗得一干二净的素食了,马上就会因为某?#27835;?#29983;素的缺乏,而全都患上了坏血病。

  

   不过进一步说,儒学的思想原则又并不止此,它既是“以人为本”的,又是主张“物吾与也”的,所以在前者的基础上,它又进而发挥了后者,要求尽?#21487;?#24453;这个世界,特别是其中的其他生物。——特别是,?#35789;?#20174;“以人为本”的角度来考虑,宰杀动物的嗜血行为,也会作为一种残暴的惯习,败坏了人心的慈爱与同情,从而反过?#20174;?#21709;到人类社会的和谐。由此,儒学就更要一总地来提倡“亲民爱物”。

  

   正因为这样,尽管在人科动物的演化历史中,必须取用某些其他动物,?#27426;?#23545;于儒学思想家来说,这种取用却必须是有节制的,它表?#27835;?#19968;种必须谨慎控制与权衡的“必要之恶”。——而事实上,这个原则到今天都?#20849;?#33021;改变。至少在迄今为止的历史阶段,对于除此之外还无法提供替代品的某些动物资源,还是只好有节制地取用,至于将来的情况究竟如何,那要视?#38469;?#36827;步的情况而定。

  

   于是,也就产生了儒家“君子远?#39029;?#30340;说法(见于《礼记》和《孟子》),这并不像评法批儒时所曲解的那样“伪善?#20445;?#32780;是在面对“必要之恶?#31508;保?#25152;做出的左右为?#36873;?#26080;可奈何、小心翼翼的权衡。也就是说,正如某些其他残忍、血?#28982;?#27745;秽的必要行业——如行刑、接生或打扫厕所——并不要所有社会成员都去每天目睹一样,一般人尽管不可能完全禁食动物,却也不必与残忍的屠宰场面进行日常的接触。自打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人类就养成了掩?#25991;?#20123;太过赤裸的“动物性”的习惯,由此才觉得自己更?#23567;?#20154;性?#20445;?#21542;则就不需要任?#25991;?#34915;、厕所和床帐,干什么都可以公然透明了!

  

   此外,也不难想象,随着驯养手段的进步,人类社会肯定要区分出“?#24050;?#30340;”和“野生的”动物,以及“主要用来吃的”和“基本不用来吃的”动物。人们在宰杀后边这一类动物时,心理上的?#20064;?#32943;定要大一些?#27426;?#21453;过来,我们家乡的老人在来客杀鸡的时候,则会喃喃念上几句找辙的话——“鸡呀鸡呀你莫怪,你本是人世阳间一道菜……”

  

   还有,既是出于生态环境和永续发展的考虑,也是出于抑制残忍性的考虑,孔子又提出了“钓而不网”和“弋不射宿”的主张。——后边这个命题中所表现的同情心,已经可以使我们联想到,越是“拟人化”的动物,在“必要之恶”的衡量天平上,其“恶”的程度就会大一些,故而对其“必要性”的检验,也就会严格一些。

  

   而由此也就不难想象,在任何特定文明的食材范畴表上,吃人都肯定是最不能被接受的,由此才会有所谓“吃人生蕃”之说,而吃猴子准会是第二残忍的,余下的则以此类推,直?#25945;?#36807;凶恶、肮脏或丑陋的动物,如老鼠、鳄鱼或毒虫,大多数人会对此感到?#27425;福?#37027;就是这种外推的极限了。——这种以人为圆心所发出的同心圆,有点像是另一种费孝通意义上的“差序格局”。

  

   于是,也就有了孟子对齐宣王“以羊?#30528;!?#30340;首肯,他认为?#24605;?#34920;达了仁爱之心——“是心足以王?#21360;?#30334;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26412;?#31649;?#34892;?#19981;明就里的后生,对于?#24605;?#30340;秘密?#20849;?#33021;理解,甚至对于孟子的基本逻辑能力,还提出了想入非非的怀疑,?#27426;?#25105;们沿着上面的逻辑,却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关键还在于牛这种动物,其自身的“拟人化?#32972;?#24230;,毕竟要?#23545;?#30340;大于羊,——特别在一个农耕社会里,直到文革时代的中国,“私宰耕牛?#34987;?#35201;受到刑法制裁的。

  

   事实上,无论在全人类的哪个文明中,对于羊这种动物,进行另类诠释的可能都相对要小,而对于牛这种动物,自由解释的空间就大得多,——它可以在印度等同于神圣,在西班?#36182;?#21516;于猛兽,在美国等同于肉羊,而在中国则处于居中地位,虽不那么神圣,却很有亲情,但无论如何都并不只?#19988;欢?#34892;走的?#21980;猓?

  

   这也就意味着,沿着不同的价值体系、文化传统、物种资源和路径依赖,各个文明可以从人出发,对于动物进行不同的种类区分,从而形成各具特色的、不?#25351;?#19979;、不可通分的“物之序”。——基于此类各不相同的“物之序?#20445;?#35760;得有本美国人类学著作曾经开玩笑般地说,美国人当年要是主要进食狗肉的,那么开发中西部的牛仔就会失去动力,于是美国的开国史就要重写了。

  

   正是在这样的“物之序”下面,《论语》?#21916;?#26377;了这样的记载:“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20107;懟!?#30001;于这里失火的本是马厩,就更说明了孔子对马匹的同情,显然?#21916;?#19978;他对人类的关?#23567;!?#21516;样是在这样的“物之序”下面,你当然可以说美国人是很爱动物的,特别是他们心爱的那几种宠物,简直负载了无数动人的或拟人的故事?#22351;?#20320;同样也可以说,他们热爱动物的最精?#26102;?#29616;,就是在任何超市都有的一个必备角落,储备了大量以牛肉制成的罐头,那是专门为他们的宠物狗准备的!

  

   推广说来,古希腊的牺牲?#20934;潰?#20197;及由此产生的悲剧节日,也是沿着同样的心理逻辑,?#27426;词?#36827;行反向而行:它?#27426;?#35201;取用最“拟人化”的动物,哪怕就是人本身,而且会是最像人的那个人,也就是悲剧英雄。——不过,他们虽然也可以说是在被食用,?#35789;?#22312;象征性地被神明食用。

  

   写到这里,?#20013;?#35201;斩钉截铁地明确下来:中国这种传统的生活方式,业已?#26377;思?#21315;年,原本处于正常的?#26377;?#29366;态,就算它食用了相当种类与数量的动物和植物,但它却也并没有毁灭掉大自然,各个物种总体上也都环环相扣、相安无事。而且,由于大面积牧场的天然缺乏,也由于对于大豆蛋白各种巧妙开发,生活于东亚的这些“?#37027;?#24180;的农夫们?#20445;?#21448;肯定是要?#20219;?#27431;人少进食了很多的动物蛋白,——对此可以从体质人类学那里,找到不容置疑的证据。

  

   所以相形之下,而真正毁灭掉生态平衡和生物多样的,还是从西方传来的现代性本身。——可怕的是,有了充其量只能“免而无耻”的现代性,?#35789;?#26159;过去行之?#34892;?#30340;?#38469;?#29305;别是?#36182;?#30340;?#38469;?#29616;在也已经不再生效了。姑以如今已代表残忍的象牙为例,在现今的人心状态下,竟只能去禁止所有的象牙开发了,甚至?#21568;?#33719;来的象牙也付之一炬,而不是像以往那样,主要去利用死去或脱落的美丽象牙。于是,人类文明在这个特定的侧面,就不得不苍白一把了,再也不可能?#26377;?#37027;么精美的?#36182;?#33402;术了。

  

   此外,等现代性传来以后,?#38469;?#36827;步也带来了意外的困?#24120;?#20854;实以往对于鱼翅的食用,又有多少是基于出海猎杀的?#38752;?#24597;渔夫们当年根本就做不到,主要还是取用主动搁浅的鲨鱼,——要是连这样的鲨鱼肉体也不?#38469;?#29992;,岂不是白白浪?#39535;?#36149;的、业已到手的资源么?还有,要是无论怎样得到的鱼翅全都被禁,那么亚洲地区对于这种美食的精细开发,以及由此表现出的高雅膳食文化,岂不是又要被迫苍白一把么?

  

   所以,考虑到现代性的地理来源,我们可以确信无疑地知道,当前席卷全球的生态危机,其责任首?#28982;?#26159;来自于西方文明。——别的不说,单说他们年复一年地,只是为了庆祝区区一个人的生日,就要砍掉多少棵绿色的圣诞树,浪费多少宝贵的生物资源?那些树木要是都保留着,会有多少沙漠化不会出现?会有多少珍稀动物不那么珍惜,会有多少濒危动物不那?#27425;?#27526;?

  

   而另一方面,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又向有所谓“药食同?#30784;?#20043;说,所以上面所讲的在动物食用方面的种种权衡与限制,就都同样要体现在动物的药用方面,因为中医所主要利用的药材,无非是植物性药材和动物性药材。

  

   而由此也就可以看出,对于动物性药材的这种外来的疑虑,会使中国这种已经式微的文化,遭遇到更大的彻底灭绝的危险。所以说到底,这?#19988;?#20010;传统文明跟一个近代文明的本性冲突。——工业文明当然不会这样利用动物和植物,它眼里根本就没有如此?#22836;?#32780;多样的、充满神奇功效的、值得以“神农尝百草”的精神去探险的那个自然世界!

  

   所以,如果从文化相对主义的角度来分梳,只有农耕社会中的人们,才会有农耕社会的先入之见,他们更其喜欢草本的、天然的东西,哪怕是把它们掺和在牙膏里面。?#27426;?#23601;像不久前围绕“甜叶菊还是阿斯巴甜”的争论所反映的,工业社会中的人们,也会有工业社会的先入之见,他们宁?#19978;?#20449;合成的东西,特别是当这种人造的东西,?#25351;?#22823;工业的利益联在一起的时候。

  

   事实上,前些年早就围绕着虎骨的药用,已经发生过了这样的争论,而其结果简?#31508;?#35753;人无所措手足的:居然就连人工养殖的老虎,哪怕是过了生育期的、甚至到了淘汰年龄的老虎,也都一概被禁?#20849;?#29992;了。由此,所?#34892;?#35201;这种药材的病人,也就只能自叹命苦了。——这哪里还谈得上“以人为本”呢?

  

   进一步说,这种只准投入、不准产出的禁令,如果还要一意孤行下去,甚至会连保护老虎都弄得难以为继!要是不信就再试试看:如果连所有的鸡只都不许食用,那么也许过不?#24605;改輳?#36825;种眼下正遍?#26082;?#29699;的、连动物保护主义者也在大嚼的家禽,也会成为下一轮的珍稀动物。

  

而近?#27425;?#32469;“活取熊胆”的舆论风暴,沿着上述的?#27835;?#35805;语,则更加凸显了这样的危机。必须说明,我个人对于这个案例本身,(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动物伦理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25913;浚?a href="/data/search.php?lanmu=207">天益学术 > 哲学 > 伦理学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18387.html
文章来源:《文景》(2012年6月)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25932;?#36127;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规律 手机三公 平特三期必开 玩通比牛牛有什么技巧 博中国际娱乐1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盈彩网图标 棋牌娱乐app 车模美女任娇 快三全能必中计划软件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