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科技向善?#20445;?#33150;讯的三重冒险 ——一论科技向善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842 次 更新时间:2019-07-21 20:07:13

进入专题: 科技向善   腾讯  

胡泳 (进入专栏)  

  

   2019年5月6日,马化腾在福州“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首次公开发表演讲,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部分。“我们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部分,希望我们和业界一起来思考与探索,构建数字时代正确的价值理念、社会责任和行为规范,共建一个健康包容、可信赖、可?#20013;?#30340;智慧社会。”

  

01 提“科技向善?#31508;?#19968;种冒险


   ?#36873;?#31185;技向善”作为一家企业的愿景与使命,其实是个有点冒险的做法。

   首先,这个提法并不具有原创性,“科技向善?#20445;?#20934;确地来说应该是“技术向善?#20445;?#22312;英文中称为Technology for social good或Technology for good,在英国,最早令这一概念开始流行的是影响力投资者保罗·米勒,?#27835;?#20262;敦Bethnal Green Ventures(BGV)管理合伙?#24605;鍯EO。Bethnal Green Ventures从2008年的定期周末黑客?#21892;?#27493;,到2013年发展为一个成熟的加速器和风险基金,旨在帮助具成长性的初创企业解决健康、医疗、可?#20013;?#24615;发展与公共服务领域的问题。米勒写道:“BGV希望确保技术公司专注于回馈世界,而不仅仅是占领我们的屏幕时间。”

   这家公司在支持那些希望帮助改变世界的科技创业公司方面非常?#34892;А?#20182;们很清楚,“科技向善”要想产生大规模的影响,依赖于建立一个更广泛的技术创新者社区。为此,米勒等人试图将“科技向善”的理念“正常化?#20445;?#36890;过孵化特别有前途的想法,将具体的改善举措同更广泛的变革运动交织在一起。

   “科技向善”由此渐渐成为一个扩展到世界各地的运动。例如,2018年5月,50位科技公司CEO齐聚巴黎,围绕三个主题——教育、?#25237;?#21147;和多样性——讨论如何共同致力于让科技为善。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在会上引用当代哲学家?#35828;謾?#24085;克的话说:“拥有重大权力的同时,你也被赋予了重大的责任。”

   2010年启动、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主办的Social Good Summit,最近一次峰会(2018年)即聚焦技术和创新如何帮助推动无人不享、无处不在的全球进?#20581;?#32780;斯坦福大学在2016年和2017年甚至开设了一门“科技向善”课程,助力学生作出明智的选择,使用(或支持其他人使用)数字工具?#35789;?#29616;自身所关心的社会目标。

   这些听上去都很美好,但具体到一家大型互联网?#25945;ǎ?#35813;如何定义“科技向善”的内涵呢?政府对?#25945;?#26377;自己的要求,公众希望?#25945;?#20570;符合公共利益的事,而?#25945;ǎ?#20316;为一种崭新的组织模式,是多边的、网络化的,规模来自培养建立在业务之上的外部网络,它又该如何调动复杂触角、整合多方资源,完成一个看上去并不那么商业的目标?

  

02 你能发现那个?#38405;?#26497;为有意义的事业吗?


   如上所述,“科技向善”的概念已经多方界定,如果要使用这样一个概念作为自己的愿景和使命,腾讯第一要做的,是赋予该概念以?#36182;?#30340;、符合企业气质与期望的内涵。

   说到内涵,“科技向善”可以很大,?#37096;?#20197;很小。?#19994;?#19968;个对企业而言有重大意义的事业,是科技向善的大处体现。打开谷歌搜索,一行大字赫然在目:“我们的使命:整?#20808;?#29699;信息,使人人都能访问并从中受益。自 Google 于 1998 年成立以来,Google 搜索已取得长足发展,但我们的使命依然未变”——这是谷歌为自己的搜索事业赋予的意义?#35805;?#37324;巴巴的使命天下皆知: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甚至王兴在刚开始做极为接地气的?#21171;?#30340;时候,也给自己安上了一个宏大的理由:人们在哪里花钱,等于是为选择哪种生活投票。

   想想你的公司的文化和价值观。有任?#38382;亂的?#20957;聚组织、?#31859;?#32455;保持一致吗?你能发现那个?#38405;?#26497;为有意义的事业吗?这样的问题之所以重要,不是因为其具有对外宣传的公关价值,而是因为?#19994;?#21512;意的事业会令公司受益匪浅。它不仅可以让员工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人才总是被那些有意思的事情所吸引),而?#19968;?#21487;以帮助员工看到大画面,从而提供前进的更大动力:你,作为组织的一?#20445;?#21487;以和世界分享什么?你怎么能帮到他人,又在哪里不可或?#20445;?#20320;想和什么样的人一起共事,加入什么样的工作场所?愿景和使命?#38469;?#23545;人而言的,因为人是一种寻求意义的动物——他们在企业里工作,可不仅仅是为了赚取薪水。

   腾讯虽然在多年发展中成就斐然,但在总结自己的事业意义方面却较为乏力。比如,打开腾讯的企业文化网页,里面标明:腾讯的愿景——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腾讯的使命——通过互联网服务提升人类生活?#20998;省?#36825;?#36739;?#24635;结?#38469;?#20043;于过大过空,既不可见、也不可衡量,同时也无法予人深刻的印象。

   这里顺便提一句,虽然“科技向善”已经被腾讯官方宣布为腾讯新的愿景和使命的一部分,但其网页至今尚未?#20174;?#20986;这个更动。我猜想,这很可能是因为对“科技向善”的实在内涵腾讯尚没有想明白,也就是说,这个新的使命和愿景仍然没有能够避免空洞的老毛病,再次掉入“意义困?#22330;薄?#23427;不加解?#36884;?#19981;能理解,也因此一定会导致听众各自出发给予各自的解释,而当此时,如果官方的解释不够明晰,乃至在众多的解释版本中无法胜出的时候,该使命和愿景就可能沦为无足轻重的“片?#39304;?#35805;语——用一句?#26412;?#22303;话来形容:说了跟没说差不多。

  

03 面向整个社会寻求创想


   与此同时,“科技向善”的指向又可以很小。对用户来说,一个企业的愿景和使命是既看不见也摸不着的,?#25991;?#22914;何口吐莲花,你总是在具体的产品和服务中被感知的。“科技向善”的大口号就此可以化作“科技产品和科技服务向善”。但你不要以为科技向善的小处体现就比大处容易做?#20581;?

   由是观之,腾讯新口号的第二个冒险在于,善是个过于抽象的概念,而技术应用是一桩桩非常具体的事情,在二者之间,如何才能做到无缝连接?

   如果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看“科技产品和科技服务向善?#20445;?#25105;以为,它们实际上意味着“创新向善”。所?#20581;?#21019;新向善?#31508;?#35828;,如果你正在寻找公司参与创造社会善(social good)的最佳方式,那还有什?#35789;?#27604;面向整个社会寻求创想更好的出路?众包应该深入企业的各项流程,开放应该成为企业的基本特质,“风险共担-利益共享”的全球协作模式应该成为企业获取更强?#36203;?#21147;的艺术和科学,所有这些,将允许你向你的社区——甚至全球社会——提问,让全社会都来帮助提出你可以实施的创新想法,以最佳和最大可能的方式影响大量人群——而“科技向善”的那个“善?#20445;?#32463;由这样的路径,得以转化为“以最大可能的方式影响最大数量的人的产品或服务”。

   众包、开放和协作,共同指向管理思维上的一场大跃迁,即企业必须向外看,而不仅仅是向内看。比如研发,需改变过去那种要?#20174;?#21512;市场(“用户的需求就是我们的?#38750;蟆保?#35201;么居高临下(“没?#34892;?#27714;,创造需求也要上?#20445;?#30340;态度;一句话,你要做到既不仰视也不俯视你的用户,而是采取一种平等主义的态度:研发是和用户的合作之事,而不仅仅是研发者的圈内事。

   又如设计,越来?#36739;?#19968;个“?#34892;?#26685;花”的过程,即“有意图的设计?#20445;╥ntentional design)。有意图的设计,不是设计产品与服务,而是设计用户体验。体验是一种不同于产品或者服务的独特经济出售物;在有意图的设计中,体验就是产品本身,而并不仅仅是副产品。

   设计体验要达到一种用户称奇(?#24052;郟 保?#30340;感觉,为了让每个用户都享有令人难忘的、内在独特的感受,设计者的强烈意图必须显现在产品和服务中。如果缺乏这?#26234;?#28872;意图,用户就不会发现那些超出产品和服务的重要价值,而这些价值之所?#28304;?#22312;,是因为设计师了解每种功能、活动和感觉,我们可以将此称为“?#38382;?#20869;化了意图”。

   毫无疑问,“科技向善?#31508;?#19968;种有意图的设计,有关如何巧妙开发和利用数字技术来应对社会挑?#20581;?#35201;做到这一点,不光要具备最强大和最灵活的工具,还要把设计方法大幅转向用户主导和测试驱动。甚至体察改良社会所用的数字技术是如何建立的,也是“设计向善”的题中应有之义。“设计向善”提倡与用户共同设计,这将有助于提升和尊重用户的权利。

   也因此,没有用户权利至上,就不会有所?#20581;?#31185;技向善”。当“以用户为?#34892;摹?#21482;是你的修辞而没有化作你的企业逻辑,那么,可以预计,你在“向善”的路上走不了多远。

  

04 “善”、“恶”定义绝不像字面上那样简单


   腾讯的第三个冒险在于,在举起“向善”的大旗之时,有没有充分认识到,在大旗之下可能发生的所有技术滥用乃至恶意使用,都会被公众以放大的目光来审?#21360;?#20197;强烈的舆论来审判?

   也就是说,当你提?#20581;?#21892;?#20445;?#20154;们会联想?#20581;?#24694;?#20445;?#20320;越把自?#22909;?#36848;为“善”的化身,人们越有动力去检视你是否为恶。

   当然,这也并不完全是坏事。至少表明,腾讯有把自己置于公众的?#36182;?#26174;微镜之下的勇气。而且,虽说腾讯的新口号让人很难不直接联想到谷歌的“不作恶?#20445;―on't be evil),我必须?#36171;觶?#33150;讯定义何为“善”的任务,看上去比谷歌定义何为“恶?#20445;?#35201;相对容易一些。

   尽管如此,观察“不作恶”的口号在谷歌历程中的沉浮,可能还是会从另一个角度给腾讯以提?#36873;?#22312;谷歌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等人所著的《重新定义公司:谷歌是如何运营的》一书中,施密特写道:“‘不作恶’这句广为流传的谷歌口号其实并不只是字面上那么简单。没错,这句话的确真诚表达了谷歌员工感同身受的企?#23548;?#20540;观与目标。但除此之外,‘不作恶’这句话也是给员工授权的一种方?#20581;?#22312;做出决策时,谷歌的员工经常会以自己的?#36182;輪刚?#20316;为衡量标准。”

   “不作恶”当然帮助了谷歌的成长,但施密特一语中的: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并不简单。不出意?#24076;?#24456;多人首先会就谷歌对“恶”的实际定义提出疑问。施密特对此质疑的回答有一层言外之意:凡是对用户不利的事情就是“恶?#20445;?#27605;竟,“我们为用户而不是网站构建了谷歌”。但这其实马上就会引来另一个问题:谷歌会认为哪些事情是对用户不利的呢?

   对用户不利的,对谷歌来说,也是坏事。这听上去将企业的?#36182;輪改?#21644;业务利益指向了同一方向。但我们也很容易发现,谷歌对“恶”的看法是服务于自身目的的。如果谷歌认为自己为互联网用户提供了最好的服务,那么将这些用户引向谷歌的服务并不邪恶,?#35789;?#22914;此行为是以?#36136;?#20854;他企业为代价的。

   推动人们使用Google+?谷歌会说,这将比你使用吞噬数据、侵犯隐私的Facebook更好。获取Wi-Fi数据?#20811;?#21482;是“被脱机?#27835;?#20197;用于其他计划”——其后必定是为了用户的利益。谷歌积极避?#22467;?#29992;户会受益,因为将有更多的钱被用于提供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接入。用户隐私又怎么样?不少人对谷歌?#21344;?#30340;数据量感?#35762;?#33298;服,但谷歌坚持认为数据?#21344;?#20165;用于改善服务,这也最终符合用户的利益。

   所以,以?#38505;?#20123;东西都不是邪恶的。可是我们为什么要相信谷歌呢?我们不信的原因是,我们不认可这样的逻辑:只要谷歌认为它没有做坏事,它就不会做坏事。谷歌对这个世界?#27605;?#33391;多,我的日常网络行为完全离不开它;但我作为它的一个重度用户,还是不?#19981;?#36825;样的事情发生:谷歌?#34892;?#22320;重新定义了“恶”——它认为什?#35789;?#24694;,什么就是恶。

   定义“善”比定义“恶”更容易得体,但要极其小心谷歌的前车之鉴?#22909;?#26377;人愿意?#36873;?#21892;”的定义权交到一家公司手里,哪怕这家公司在你的生活中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

  

进入 胡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科技向善   腾讯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17294.html
文章来源:胡泳 公众号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20882;?#35282;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24895;?#36131;。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36171;觶?#26412;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一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拾赛车全天计划 优酷韩国美女主播视频 时时彩全天免费人工计划 买马坐庄稳赚吗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胆拖投注怎么算 大赢家即时比分直播 盈宝彩票合法吗 斗地主单机版不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