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 等:知识付费还是内容付费?网络时代的内容、体验与注意力(上)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80 次 更新时间:2019-07-18 20:19:32

进入专题: 知识付费   注意力  

胡泳 (进入专栏)    

  

   摘要?#33322;?#22825;所谓“知识付费”的核心,实际上是用户在为内容生产者对于知识的再次阐释而付费。在注意力稀缺的网络时代,出现了一种崭新的内容经济学。内容是一种“体验产品?#20445;?#20869;容供应商必须采用各种各样的方法细分市场,并充分利用信息处理?#38469;?#25226;市场细分工作做得更好。

   关键词:知识付费 内容 体验 注意力

   文 / 胡泳 郝亚洲 崔晨枫 吴佳偼

  

一、知识付费概念梳理


   2016年被媒体称为“知识付费元年?#20445;?#20998;答、得到、喜马拉雅、知乎live等在线?#25945;ǎ?#38470;续在知识付费的名义下聚拢用户,完成流量变现,成为知识付费市场中的佼佼者。紧随其后,不少知识社区、社交产品、音乐?#25945;?#21644;新闻媒体均上线了自己的知识付费栏目,覆盖了职?#23548;?#33021;、投资理财、健康、法律、早幼教、情?#34892;?#29702;、财经管理、生活方?#20581;?#25991;学、电影、艺术、国学、社会科学等多个领域。

   根据多项报告估算,知识付费用户已达5000万人,截止到2017年3?#25314;?#29992;户知识付费(不包括在线教育)的总体经济规模为100-150亿元。[1]目前这一领域仍然处于高速增长之中,一家证券公司的?#27835;?#25253;告称,到2020年,知识付费的群体规模有望达到2亿人,收入规模可达320亿。[2]

   知识付费并不是全新的概念。自古以来,人们出于增长智识、提高素养等目的,或拜入学堂、或?#30422;?#21517;师、或购置书籍,知识作为一种商品,在市场流通中对应着与其等值的货币,本也是经济生活中的一种消费常态。但当今中国盛行的知识付费,与知识的传统内涵并不完全一致。

   首先,同负“知识”之名,但此知识并非彼知识。对知识概念的界定,在西方哲学中被称为“泰阿泰德问题?#20445;?#20854;命名缘于柏拉图最早在《泰阿泰德篇》中所提出的知识的经典定义——“知识是得到了证实的真的信念”。其后的知识论研究,在相当程度上延续了柏拉图传?#24120;?#24182;给出了知识的三元定义,即知识是由信念、?#20998;?#21644;真三个要素组成的。[3]学理上对知识概念的?#25945;郑?#19981;胜枚举,但总体而言,大都?#24247;?#30693;识应具有一定历史条件下的真理性、普遍性和可验证性。

   倘若以上述定义为基准,检视当下知识付费热中所谓的知识,可以发现,得到、分答、喜马拉雅等在线?#25945;?#20013;的大部分知识,诸如“如何保持高效学习”、“如何进行职业规划”等,绝大部?#31181;?#23646;于个人思考或经验的沉淀,无法确认其普遍性与可验证性,真理性更是无从谈起。这些“知识?#20445;?#20805;其量只是?#23853;?#25289;底口中的“正确的意见?#20445;?#32780;“正确的意见”与知识最大的区别在于,知识的真理性是稳定的,而“正确的意见”是飘忽不定、不易把握的。由是观之,当下盛行的知识付费,其实更像一场“内容付费?#20445;?#25110;者说“意见付费”。下文会?#33268;邸?#20869;容付费”的原理和机制。

   其次,如今知识付费行为的实质,并不是在为知识或内容付费,而是在为获取知识或内容的服务付费。无论哪一家在线知识付费?#25945;ǎ?#20854;本质乃是知识服务商。随着互联网?#38469;?#30340;勃兴,原本在印刷时代尚属稀缺的知识与信息,在网络时代逐渐成了“大路货?#20445;?#20860;具共享性与海量性的互联网,营造出前所未有的信息盈余?#32622;媯?#20154;人免费获取信息早已不是幻想。但过于纷繁?#24615;?#30340;网络世界,?#36136;?#20154;们重新陷入新的不确定性危机中——在扑面而来的知识浪潮前无所适从。得到、分答、知乎live等?#25945;ǎ?#27491;是立足于人们对优?#24066;?#24687;的需求,将精选过的知识或内容以服务的形式出售,例如“帮你读书”、“教你理财”等。在这个意义上,对知识付费的从业者来说,最重要的能力,其实不是创造知识的能力,而是传播知识的能力。[4]

  

二、“流”媒体与“内容”的登场


   在上述的“知识”传播链条中,成本最高的地方不在于知识生产者的生产,而是机器的使用以及渠道的推广。然而这个进程并非缘自互联网?#38469;?#30340;大行其道,而是在印刷机被发明出来的年代就开始了。

   诞生于15世纪的谷登堡印刷机带来了知识的空前民主化。手抄本和口头散播所带来的主观性和随意性被迅速颠覆,知识以外化的方式出现,人们不再用费心去脑子里搜索记忆了,因为印刷品里有现成、稳定的记忆,甚至脚注和目录索引都能帮你免去脑力之劳。

   而印刷术所带来的最具革命性的变化是人们思维模式的改变。手抄本时代中,匿名使得作者被隐藏在文本之后,一个流传到你手里的文本可能是之前无数作者相继和反复加工的结果。印刷术则确立了作者的不可修改性和权威性。人们开始由崇拜文本转变成崇拜作者。同时,印刷是一个逻辑性很强的过程,它大大鼓励了线性和因果思维模?#20581;?

   印刷术的另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规模化工业生产。对身为金匠和机械师的谷登堡来说,与其说他发明了印刷机,不如说他发明了铸字机和生产活字的冶金?#38469;酢?#31350;其原理,谷登堡实现了活字的机械化大量生产,这使得当时几乎所有的手抄本,全部都被机器复制成了印刷书。标准化大量生产的印刷书带来了书籍生产方式的重大变革,后人称之为印刷革命、书籍革命、媒介革命乃至传播革命。印刷术是古典时代手工艺中第一个实现机械化的,书籍出版也因此成为机器工业大生产的先行者。[5]

   上述历史进程都?#24471;?#20102;一个道理:?#38469;?#26412;身并非中立,其“存在”先于“本质?#20445;?#20063;就是?#23548;际?#30340;先天意识形态是人类社会无法抗拒的。

   印刷术在剥离了人的灵性之后,开启了一个?#38469;?#24037;业化的“?#24179;?#26102;代”。在这段长达千年的岁月里,?#38469;?#20316;为知识的传播介质,让知识最终像福特流水线上的T?#32479;擔?#24471;以批量生产。

   彼时,知识以“长?#38382;健保╨ong form)[6]的形式出现,即深度、系统化的思考结果,其传播途径有二:

   通过工业化的印刷手段集结成印刷品。更具体地来讲,也就是书。“如果你在写一本书,你就不得不与自己对话,想象各种可能的反对观点,因为书是一种与读者分离的、非对话式的、单向的媒介。我们不得不依赖这种自言自语,但并非因为思想本就如此,而是因为书将思想固定在了纸上。我们不得不建立一支长长的思想序列,由一个想法通向另一个想法,只是因为书籍是一张纸一张纸装订起来的。长形式思考之所以看起来如此,是因为书籍将它塑造成这个样?#21360;?#32780;且,因为书一直是知识的媒介,所以我们就认为,知识就应该是那个样子的。”这种知识结晶,被戴维·温伯格称为“状如书籍的思想”。[7]

   通过大学的专科化教育。无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知识都被束缚在一套行外人禁止入内的象?#28010;?#35805;语体系中,只有充分获得同行评议的人才可以站在讲台上。

   我们可以认为,散播时代的知识生产是昂贵的,但却是免费获取的,受众在一个没有?#38469;?#26465;件的岁月里,依靠的是稀罕的手抄本和羊皮卷。在工业时代中,知识的传播门路大开,但却是需要付费的。受众交付的不是版权费,而是对整个工业操作系统的使用费。就好像我们买一台?#21482;?#26080;论下载怎样的应用程序,都需要在一个固定的系统界面中。而知识则像应用程序一样,必须要遵循系统特有的编码方式才得以传播。

   如前文所述,?#38469;?#30340;“存在”先于“本质”。机?#23548;际?#26412;身的分割可流程化操作,既带来了工业时代的?#24179;?#26399;,同时也阻碍了变革和创新。在麦克卢汉眼里,所谓理性,就是“同一性、连续性和序?#34892;浴保?#20381;照媒介即讯息的理论,躲在媒介背后的知识生产者也必然要遵循理性的生产方?#20581;1热?#25253;纸的语言、书籍的语言、广播的语言和电视的语言,在这些语言的背后,你会发现一个问题,用户只有选择媒介的权力,而没有选择“内容”的权力。

   麦克卢汉并?#36824;?#24515;媒介的“内容?#20445;?#25110;者说,他眼中的“内容”只是根据媒介形态而生成的特定文本。每一个媒介只能对应一?#27835;?#26412;形态。但是互联网的出现,使得文本可以冲破无法跨越的媒介边界,这就是“流”的意义所在。“流”是组织数字化内容的一种方法,这些内容可以是图片、文字、链?#21360;?#37038;件、视频、音频、网络行为,其本质是由无数个当下组成的未来。

   “流”可以取代文档,可以取代浏览器,可以取代搜索引擎,它是一个可视化的个人心灵框架。从万维网时代的Facebook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微信,其本质是“流”媒体的自我进化。

   “流?#26412;?#26377;霸权色彩,即用新的覆盖旧的。但是,这里的新旧之分并非完全依照时间的顺序,更不是某种流程似的观念。新是指全新的状态或者心思。我们在微信中,经常看到刷屏的内容往往和历史无关,但是和当下有关。“当下”是指人的即刻心理状态和外部世界的交融。我们也许会抱怨微?#25490;?#21451;圈中的垃圾信息太多,和自己无关的太多,但有一点必须要承认,它们总是和信息生产者和传播者的状态有关。

   在“流”媒体中,用户手中的权力越来越大。他们可以选择关注与?#36824;?#27880;,可以选择自我?#36866;?#30340;呈现方式,甚?#37327;?#20197;对自我的真实性进行篡改。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再能够对文本的特性做出个别的描述,因为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流”媒体中的一切均有可能成为内容。

   正是因此,“内容”成为目前媒体经常挂在嘴边的名词之一。这个统称式的词汇将创作的价值一般化,无论是“写作”的作家,还是“拍电影”的制作人,都是“内容提供者”。这个词尽管生硬,却是唯一能跨越各个领域、符合数字化时代要求的词。

   “内容”和“知识文本”的区别在于,“内容”是无边界的,而“知识文本”由于被“编码?#20445;╟odify)了,因而是固化和僵化的。或者说,“内容”是“知识文本”的变体,也许是局部变?#21361;?#20063;许是形式变?#21361;?#25233;或是再造。

   “流”媒体的出现让“内容”得以正式登场,但这仅仅是“内容”存在的一个前提。从电气时代到信息时代,有一点没有发生变化,那就是注意力的稀缺。?#33268;邸?#20869;容?#20445;?#24517;须引入注意力维度。

  

三、注意力与内容的经济学

  

   注意力与受众息息相关。无论什么内容,都必须具体地表达给受众。你不能想当然地假设你的产品能送达某个特定受众手中;你必须设法了解,驱使那位受众愿意?#37085;?#26576;一内容的动机是什么。

   美国专栏作家斯图尔特·艾尔索普说:“仔细思考大型媒体,即经由合并而成的‘并购公司’如迪?#40723;帷?#32500;亚?#30340;貳?#26102;代-华纳、新闻公司等的做法,必然会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在任何一个创意行为中,一定要有人懂得如何打动顾客。”[8]

   从内容生产的角度来看,最稀缺的资源是人们的注意力。我们已经窥见了注意力匮乏的端倪。令人眼花?#26376;?#30340;电子产品,不断诱导消费者升级换代;报刊、电视、电影、文学争相用耸人听闻的?#36866;?#20105;夺早已麻木的受众;音乐走向了影像,NBA变成了游戏。为什么在世界杯?#28909;?#26399;间冒出了那么多的“足球宝贝?#20445;坎还?#26159;传播者拼命要留住注意力而?#36873;?#21363;便如此,布鲁斯·斯普林斯汀仍然在歌中唱道:“空有57个频道,却毫无内容。”

任何参与过邮件列表、网上论坛或社交媒体的人都知道寻求网络信息和意见是一件多么耗时费神的事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胡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知识付费   注意力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栏目:天益学术 > 新闻传播学 > 新闻传播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17233.html
文章来源:胡泳 公众号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 投必中app 28彩票全程骗局 兰州沐足招聘 求一个大唐炸金花群 pk10五码二期必中技巧 南京小姐上门服务价格 重庆时时彩后二赚钱技巧公式 pk10人工计划软件 浩博国际娱乐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