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新生:历史学应当揭示人性的复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707 次 更新时间:2018-09-05 20:44:11

进入专题: 历史美学   传统史学   人性  

路新生 (进入专栏)  

   路:现在的大学生在大学里学习的时候,他们的疑问很少,反思不够,考虑最多的是就业。如果说一个大学的学生毕业以后,大家都去争做公务员,争着?#25581;?#34892;里面去,到股票交易所里面去,这样的大学教育其实是彻底失败的。在大学教育阶段,最核心、最重要的方面,应该是培养学生的爱思考和好奇心,培养追求真理独立思考的能力,培养提出问题的能力。因为他们还很年轻,今后要碰到很多很多的问题,在大学的时候就应该从人生观、方法论的角度,去培养这样一种好奇心、爱思考的本能。

   大学的施教,归根到底应该奔?#25490;?#20859;大师,这样一个目标去努力、去?#23548;?#23601;是作为一个商学院的老师,也应该建立,做生意归根到底是做人,这样一种理念去教育他的学生,而不仅仅是为了赚钱。当然这里面涉及?#25581;?#20123;具体的经商技巧,学生们也是应该掌握的。但是这种技巧归根到底是为了服务这个社会,而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赚钱只是一个手段,目的归根到底是为了造福人类。

   学人:按理来说,今天的大学生学习环境比当年要更好?

   路:不够好,远远没有我们当年好。我觉得学术环境最好的,是改革开放后的十年,就是1979年到1989年,这是黄金十年。那时候人有理想,在理想主义的支配下,他们有一种道德“洁癖?#20445;?#36861;求公平、正义,对这个民族充满热情和感情。爱这个民族,爱这个国家,希望它好,希望它朝前走。在经历了大的劫难以后,希望它凤凰涅槃,这十年的人是最纯的,学风也最纯,人也最努力、拼命,不计个人安危,为自己的国家,为这个民族出力。

   学人:但是在经历那些不公正的对待之后,对这个国家没?#24615;?#24680;吗?

   路:会失望。个人的这种意志,当然是需要培养的,但是我们需要净化自己的灵魂,让我们理得,然后让我们心安。但是我觉得更加重要的是制度本身的建设。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大,也强大不过制度。所以制度?#26434;?#20154;性到底往好的方面发展,还是往恶的方面发展,起的作用往往是关键性的。

   我们都知道在“文革”当中?#24515;?#20040;多的知识分子出卖自己的灵魂,这一方面是他们自己个人的修为不到家,但是如果我们仅仅看到这一点是很不公平的。大部分是制度造成的。出卖朋?#36873;?#21578;密、揭发,这种正常人都做不出来的举动,在当年那些学富五车的知识分子身上都表现出来了。所以,钱锺书在读《史记·秦始皇本纪》的时候,一开始他就给出明代的古文家所总结出来的两句话:“河鱼大?#24076;?#20154;头畜鸣”。?#20063;?#20102;一下,在秦始皇本纪当中,这两句话隔得很远,“河鱼大上?#31508;?#22312;秦始皇本纪当中很靠前的一句话,“人头畜鸣?#31508;?#24456;靠后的一句话。河鱼大?#24076;?#27827;里的鱼都到岸上来了,这是灾异。钱锺书的《管锥编》基本成书在1973年。他为什么要讲这两句话?这两句话的确是明代的古文家归有光他们这一批人总结出来的,说《史记·秦始皇本纪》当中最值得我们今天留下来的两句话,就是这两句。但是钱锺书为什么要说这两句话呢?特别是“人头畜鸣?#20445;?#20687;畜生一样,说出来的话都像畜生一样,他这不是有感而发吗?我觉得是的。而且在秦始皇本纪当中讲到“河鱼大上”的时候,讲到了很多灾异,这些灾异其实很多是“人祸”造成的。在1973年的时候,谁敢在自己的著作当中讲这样的话呢?钱锺书敢。钱锺书还是一个良知未泯的知识分子。我很佩服他,比冯友兰、周一良好一百倍。郭沫若就更加不行了,他是一个没有风骨的知识分子。

   我们现在就要问人应不应该有风骨?这是第一。第二,人的风骨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培养?我觉得人当然应该有风骨,特别是知识分子更加应该追求风骨。但是如果政治环?#24443;?#20110;恶劣的话,这种风骨是培养不起来的。要求一个生活在像“文革”那种地狱一样的社会当中的知识分子,一定要讲风骨,一定要叫他不顾个人的死活,这种要求有强人所难的嫌疑。所以像钱锺书,别人都觉得他很谨小慎微,任何客人去采访他的时候,他都不接待。为什么,他真的不?#19981;?#26379;友嘛?没有,他很?#19981;?#26379;友,比方说他跟?#36947;?#30340;关系就特别好。

   ?#36947;祝?#22240;为脾气不好,?#19981;凍杂?#39277;,打自己的儿子,脾气非常的暴躁、倔强,他知道自己不容于这个社会。一个水平这么高的翻译家,一个文艺理论家,一个美学家,他对杨绛说,我就是一只小老鼠,老鼠的窝就是我的天地。我难得把头探出来,窥视一下,看一看周围的情景,然后我就赶紧回到?#26131;?#24049;的小窝里。就是这样一个真正学富五车的学者,1957年还是被打成“右派”。“文革”开?#38469;保?#20182;是身上带着毒药的。“文革?#31508;?#30340;红卫兵斗他的时候,他和他的太太?#23478;?#32463;吃了毒药。但因为毒药存放的时间太长,过期了,没有自杀成。然后他们夫妇两个人?#31995;酢?#24819;想看,我们这个国家对待这样优秀的知识分子的这个待遇,那除?#24605;?#23432;?#38752;?#26432;不可辱这样一条信念以外,没别的办法了。但你让所有人都坚守这样一条信念,很困难的。因为人?#26434;?#33258;己的生命有一种?#26377;?#30340;本能,你一定要让他舍弃这个躯壳,舍弃这个生命,这得要多大的决心,对不对?所以我有时候看到这种地方,心里真的很酸。我想我要是活在?#36947;?#37027;个时代,我也会这样。但是我说这个话容易,真的要叫?#26131;?#25109;,?#20849;?#26159;那么容易的。我觉?#20204;?#38202;书是他们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当中不多的,保持着自己的良知,不肯向这个邪恶屈服,又做的比?#21916;?#30053;的一个知识分子。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说的“经权之辨”。“经?#31508;?#26681;本,是底线;“权?#31508;恰?#26435;变?#20445;?#26159;“变通”。?#26434;?#19968;个有理想,有良知的人来说,保留“躯壳?#20445;?#32500;持生命,也可以说这就是他的“经”。他并不是为了保存躯壳而保持躯壳,而是为了他的理想,为了让他能够把他的思想遗传下来而保留躯壳。今天钱锺书已经成为古人了,我们可以问,钱锺书保存他的躯壳有没有意义呢?这个意义太大了。因为钱锺书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他为我们留下了《管锥编》,留下了《?#25954;?#24405;》,留下了《钱锺书散文》。我们今天读他的东西,心灵很震?#24120;?#25105;们的灵魂也因?#35828;?#20197;净化,这就是他保留躯壳的意义。没有他的躯壳,他的灵魂也没有地?#38454;。?#20182;的文字也留不下来。而今天我们读他的东西,提升自己的品位,提升我们的境界。做一个有境界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34385;欏?

  

九  关于“抓老鼠的猫”


   学人:您谈到人生境界,那么您觉得自己现在,是否达到了一种比较令自己满意的境界?

   路:我觉得我更多的是仍然处在追求的过程中,追求真实、追求善。我有没?#24615;?#19978;课的时候跟你们讲过?我在上海一家市立医院帮助过一个小女孩,那时大概是2015年。我去看病的时候,她躺在地?#24076;?#22905;的妈妈抱着她在哭。一两?#31181;?#21518;,那个小女孩突然就用手左右打自己的嘴巴。?#19968;?#30097;她是精神分裂症。然后?#21592;?#22260;着一大群人,很多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在看热闹。最后是我这样一位老年人帮助这个小女孩的母亲,把她抱?#25581;?#29983;那里去了。其实在这个时候每一个人稍微伸一伸手,你会觉得自己心里很充实很满足很快乐。你能帮助别人,说明你是有用的人,对不对?

   学人:您觉得当?#31508;?#20160;么原因阻止着周围的人伸出援手?

   路:冷漠。事不关己。为什么这个社会变得那么冷漠?我认为一个社会要把经济搞上去,不是特别困难的?#34385;欏?#20294;是一个社会要把已经变坏的人心收回来,是特别特别难的。中国的情况,政治生态的恶化,绝不是不是今天开始的,至少有数十年的历史。祸根就在“以阶级斗争为纲?#20445;?#25226;人心彻底搞坏了,特别在“文革?#31508;薄?#25105;们?#26434;?#25913;革开放的?#20848;郟?#20854;实也应该一?#27835;?#20108;。当年说让一部分人先?#40644;?#26469;,这个说法很容易引起误解甚至曲解。这是一种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善恶的理论。“不管黑猫白猫,能逮着耗子就是好猫?#20445;?#26356;加容易引起曲解。黑猫如果说是恶人,白猫如果说是好人,好人逮耗子和恶人逮耗子的效果真的是一样的吗?不一样。如果说这个耗子就是金钱、物质,黑猫逮着发财,和白猫逮着发财,对这个社会带来的影响是一样的吗?#23458;?#20840;不一样啊。比尔·盖茨发了财以后,他可以做慈善,那一个黑猫,发了财以后,他除了去?#38498;?#23254;赌以外,还能做什么呢?他更?#24515;?#21147;做坏事,让他的这种恶,恶上加恶。章太炎当年曾经说过“恶慧?#20445;词?#35828;一个掌握了知识的恶人比起一个大字不识的恶人,前者?#26434;?#31038;会的危害更大。金钱和资源如果掌握在了恶人手中,后果与恶人掌握了知识是一样的。所以更加紧要、更加吃紧的是把人心怎么变得善良,在这个方面多动动脑筋,多想想办法。现在整个社会其实相当程度上变成了一个拜金主义唯利是图的社会。生活在这种社会当中,就是?#26434;?#21507;肉,你未必开心的,未必觉得很满足,因为一个人不是猪、不是狗啊,你就多吃两块肉又怎么样?何况现在的小?#23601;?#37117;怕胖。

   学人:您?#26434;?#24535;从事历史专业研究的同学有什么建议?

   路:我们原先讲过考据、辞章、义理,这是做学问的“三必”。考据,我们就把它看成是今天的史?#24076;?#21490;实。你不掌握史实,仅仅去靠义理,?#30475;?#31456;,那这个义理和辞章就不扎实。但是只有考据,没有义理去统领它,做它的灵魂行不行?这样的考据,用章学诚的话来说,它只是记注而不是撰述,要靠义理这个魂魄去统领它,所以学历史的同学应该有意识地去加强自己哲学理论方面的素养。但是光有考据,光有义理,如果没有优美的历史书写去表达你的义理,写的东西面目可憎,不忍卒读,那前面的种种努力,义理方面的思考,考据方面的功力,不是都?#36861;?#20102;吗?得让自己的思想、考据成果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来。所以,学历史的同学,在文?#21490;?#38754;也应该有自己特别的追求。

   我个人认为,搞历史的人,文笔应该是很厚重的,应该是在质朴当中见出大气。这个大气像什么呢?像长江。在经过?#24605;盖?#20844;里的奔袭以后,已经看惯了人生的世态炎?#39038;?#29980;苦?#20445;?#23427;入海的时候是很苍茫的,你看不出波澜。所以吕东莱为什么赞扬《左传》“其文缓”呢?他用一个“缓”字,我今天的体会就是,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他不是声嘶力竭,不是飞扬?#21709;瑁?#19981;是这样的一?#27835;?#31508;,而是很厚重的,很缓的,带着自己对历史的一种很深沉的思考,去控制着自己的感情闸门。这样的话,做出来的史学作品,别人看了以后,会觉得有一种厚重?#23567;?#36825;种厚重感按照美学的?#27835;觶?#23427;就要?#28982;?#33457;草草的自然美要高,它属于一种崇高。在美学的分类当中,它是一种最高层次的美。

   学人:谢谢您接受采访。

进入 路新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历史美学   传统史学   人性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12136.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737491.com)。

64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27604;佟?#22609;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38454;?#36733;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30343;?#29992;,请来函指出,本网?#20174;?#25913;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时时彩老玩家的经验 海口按摩会馆 阿斯特拉 彩票绑定银行卡安全吗 pk10最常用的两期计划 金钱豹3肖6码永久网站 欢乐炸金花万人安卓版 海口小姐上门兼职 开元棋牌龙虎作弊 成都酒店按摩男招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