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晓原:重拾文化自信,打破影响因子神话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1735 次 更新时间:2016-10-24 19:44:46

进入专题: 影响因子   文化自信  

江晓原 (进入专栏)   穆蕴秋  

  

  

   采访者:赵肖荣 爱思想网

   江晓原,1955年生,1982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天文系天体物理专业。现任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曾任中国科学?#38469;?#21490;学会副理事长、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穆蕴秋,2010年获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系博士学位,?#27835;?#19978;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33322;?#24072;。主要研究方向为天文学史,科幻作品的科学史研究。

  

   采访者简介

   赵肖荣,爱思想网特约学术观察员,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博士研究生,上海科技报科学文化版编辑。

  

  

   按:影响因子被视为一种科研成果的评估手段,它能在一定程度上测度一个刊物一段时间内?#21335;?#23545;学术影响力。最近二十年,中国科学在走向世界的过程中,将SCI当作战场, 目前我国的SCI论文数量仅次于美国。

   一方面,论文优势让中国科研人员可以迅速站在世界科学的前沿;另一方面,我国创新指数在40个主要国家?#20449;?#21517;第18位。这一反差,已成为我国社会、经济和科研整体转型阶段?#21335;?#23454;障碍,如果继续一味追求SCI论文数量,中国科学发展也?#26032;?#20837;“中等收入陷阱”之忧!

   影响因子究竟是何物?如何恰当地?#21019;?#24433;响因子与科研水平之间的关系?科学创新如何打破影响因子的神话?本文采访了两位最近?#20013;?#22312;影响因子问题上发表了重要成果的专家: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33322;?#24109;教授江晓原和讲师穆蕴秋博士。

  

影响因子:一场不公平游戏?

  

   问:在全球科学界,SCI和影响因子被当作权威的学术评估手段,科研者个人、研究机构甚至一个国?#19994;?#25972;体学术水平,?#27982;?#23450;在能否将科?#26032;?#25991;发在SCI期刊?#32422;?#39640;影响因子刊物上,但是对其诞生历史和设计规则却罕有人追溯和探究。SCI和影响因子是怎样诞生的?

  

   穆蕴秋:SCI即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学引用索引)的简称,简单来说,我们通过汤森路透公司的这个数据库(需订阅),可查阅学者的SCI论文发表数量和被引用次数。与SCI密切相关的是JCR,即期刊引证报告(Journal Citation Reports),它是基于对SCI数据库进行整合处理后生成的结果,我们可通过它(需订阅)查阅SCI收录期刊的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IF)。

  

   SCI和JCR如今已成为汤森路透的两款“灵魂产品?#20445;?#23427;们最早的开发者是美国人尤金·加菲尔德。他1964年开?#21450;裇CI作为信息产品出售,翌年在美国海军研究办公室主办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他提交论文做了大会报告,这很大程度可以看作一次不失时机的产品推介。1975年,JCR首次以SCI附卷的?#38382;?#20986;版,1979年被独立推向市场。

  

   刚刚过去的7?#36335;藎?#20256;出消息说汤森路透将以35.5亿美金的价格出售SCI及相关产品,这其实是它第三次被转卖了。加菲尔德1960年将它的公司正式定名“科学情报研究所(Institute for Scientific Information,习惯简称ISI)”。1988年,加菲尔德将公司超过50%的股权卖给JPT出版公司,1992年又被汤森路透以2.1亿美金?#23637;骸?/span>

  

   问:SCI和影响因子自问世?#20004;瘢?#21487;以说彻底改变了全世界的科研生态和学术机制。科学界的影响因子神话,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更为显著和强烈。您一直呼吁中国科学界应该打破影响因子神话,为什么?

  

   江晓原: SCI和影响因子,是一个资本、科学和信息结?#31995;?#20256;奇,这个传奇也?#23545;?#20986;乎创立者本人的意料。事实上,在科学界,对影响因子神话的危害,近些年已经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与共识。影响因子作为一家商业公司的商业产品,它的商业基因决定了它盈利的本质和属性。作为科学界通用的考核?#21103;輳?#23427;又是一种不公平的游戏。

  

   首先,它的计算公式存有?#38469;?#24615;?#27605;蕁?#24433;响因子的计算公式为——注意!国内绝大多数?#25945;?#21644;学者的通俗论述中?#27982;?#26377;正确表述这个公式:

  

   期刊X在前两年发表的全部源刊文本在当年度的总被引数,除以期刊X在前两年发表的引用项文章总数量,?#27425;?#26399;刊X当年度影响因子的得数。

  

   这一公式存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为何源刊文本的“引用窗口”为两年?常识也能判断,引用会?#20013;?#21457;生。一些新旧理论迭代频繁的领域,某些成果一经发表,即引发爆发式关注,而?#34892;?#39046;域,新思想和新观念发表要等待若干年的发酵后才可能引人关注。不同的学科领域,用同样的“引用窗口”年限本身就不合理,

  

   第二个问题:分?#21103;?#21270;会带来影响因子的变化。分子中的“源刊文本?#31508;?#25351;期刊所登载的全部文章,而哪些文章有资格计入分?#25913;兀?#22312;现今的规则中,计入分母的“引用项”?#35805;?#25324;“原创研究论文?#20445;╫riginal research paper )和“综述评论?#20445;╮eview)。这一规定对期刊影响因子变化会带来神力!

  

   比如,国际上一些“影响因子”遥遥领先的刊物,如《自然》、《科学》、?#35835;?#21494;刀》、《美国医学会?#21448;尽貳ⅰ?#26032;英格?#23478;?#23398;?#21448;尽?#31561;,除了刊登原创论文和综述评论,还会发表?#21448;?#31038;论、?#38469;?#36890;信、通告、读者来信、科学讯息、观察报告、书评、影评乃至科幻小说,如果将所有文章?#25216;?#20837;分母进行计算,这些期刊的影响因子排名全都会落到数十名之后。而加菲尔德通过对分母规则的修改,大幅减小分母,《自然》、《科学》的“影响因子”排名全部大幅上升,其中《美国医学会?#21448;尽?#24778;人地提升了100位。

  

   其次,规则制定者是美国的一家商业公司,?#32422;?#20197;美国一些高影响因子刊物为代表的利益关联方。

  

   在这场游戏中,哪些期刊才能入围SCI呢?《科学美国人》1995年在一篇文章?#20449;?#38706;,墨西哥一家期刊为了能被SCI收录,每年被要求花10万美元订阅其产品。在SCI俨然已成科学界“?#24179;?#20465;乐部”的今天,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科学期刊一经收录,即登龙门。试想一下,这家高级俱乐部的会员准入资格是什么呢?没有直接或变相的高昂入会费能?#26032;穡?

  

   此外,分母规则为灵活操作留下了巨大空间。在前面所讲的规则之下,中国的学术期刊,目前几乎?#38469;前俜种?#30334;地刊登原创研究论文,影响因子的游戏能玩得过?#24605;?#21527;?

  

盲目崇拜:“影响因子”与“学术公器”

  

   问?#33322;?#20123;年,科学界出现了越来越多?#23460;?#24433;响因子的声音,并认为?#30475;?#29992;影响因子测度科研水平是荒谬的。这种荒谬?#38498;?#22312;呢?

  

   穆蕴秋:我们可以先来看一个实例,Nature?#21448;?005年做过的一项统计表明:2004年Nature?#21448;?9%的引用数是由25%的文章?#27605;?#32780;得。?#35753;?#39046;域如免疫学、癌症学、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方向?#31302;?#25991;,引用在50~200次之间,而冷门专业如物理学、古生物学和气候学,论文引用通常少于50次。这个例子可从两方面解读:首先,即便像Nature这样影响因子很高的综合期刊,也只有少数文章能获得高引,大部分文章获得的引用其实很少或没有;其次,论文引用还和学科类别直接相关,典型的如数学,数学家写论文?#35805;?#19981;太需要引用别人的成果,所以公认最牛的《数学年刊》(Annals of Mathematics)多年来影响因子也才维持在3.0左右。

  

   加菲尔德早年就指出过,论文的影响和论文水平的高低完全是两码事,他还举了苏联李森科的例子,说如果按引用来衡量个人学术成就,会得到李森科是苏联最伟大科学?#19994;?#33618;谬结论。?#19978;?#20182;后来把SCI和影响因子在商业上打造得太成功了,自己也忘了这句话。

  

   学术管理部门?#19981;?#20351;用影响因子“一刀?#23567;?#26469;评估学者成果的优劣,论文发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上,求职、职?#24179;?#21319;、申请课题基金,就?#32570;?#20154;有更多机会。在这点上?#35775;?#23398;者和中国学者受到的伤害是一样的。但对中国学界而言,还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它会导致学术成果严重外流,我们最优秀的成果几乎都投到英美的高影响因子?#21448;?#19978;。以2014年为例,中国被收录的SCI期刊只有173份,但我国SCI论文数量达25万篇,仅次于美国,这意味着绝大部?#25351;?#20214;都发到国外的SCI期刊上。学者写出论文却不愿投自己国?#19994;?#26399;刊,国内科学期刊扩大影响提升竞争力从何说起,手段和目标完全背道而驰,这是很荒谬的一件事情。

  

问:尽管大家?#23478;?#35782;到滥用影响因子是有害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 江晓原 的专栏     进入专题: 影响因子   文化自信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9737491.com),栏目:学人访谈
本文链接:http://www.9737491.com/data/10183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9737491.com)。

2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22987;?#22320;址,多个?#22987;?#20043;间用半角逗号(,)?#25351;簟?/p>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23567;?#32593;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25945;澹?#36716;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21103;?#20351;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
轩辕传奇石碑坐标
新畺时时彩三星和值 好彩客手机版App二维码 金牛国际线上娱乐登录 性感动漫美女图片 人体艺术裸体美女图库 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时时彩龙虎合是骗局么 叶小姐太原按摩q 双色球投注单填涂示范 pk10计划软件公式